主題攻略

劍俠情緣叁 Online - 藏劍人物介紹

Wekey搜尋

葉孟秋

所屬勢力:藏劍山莊
地位職位:藏劍山莊老莊主

簡單介紹
「一葉落而知天下寒」,江南名俠葉孟秋鑄手法獨步天下,四季法馳名武林,皆為人津津樂道之事,但小輩們最愛聽人講述的還是葉孟秋精巧無遺的算計、霹靂雷霆的手段。
  
老一輩的江湖人大都清楚記得,景龍三年二月初二(西元709年)那天,正是霸刀山莊霸刀令上門之日,但那日無論天南海北,塞外江南的武林健兒,在他們接到霸刀令前一個時辰裡,他們手上都會提前接到一張藏劍貼。然而那一天,百年名門霸刀山莊沒有名刀現世,緊接著,藏劍卻以一把「禦神」神正式宣告崛起於江湖。
  
葉孟秋翻雲覆雨,一手壓下百年名門,一手抬起藏劍山莊,然而在大周長安元年(西元701年),他還只是個遵循父命,心下忐忑的書生……
  
長安來求取功名的人,葉孟秋便是其中之一,他年輕、傲岸、志大、才高,流年不利的運氣並沒有打消他的意氣。他只覺得微風拂面、金風細雨,眼前萬里江山,什麼都阻擋不了他獨闖天下的雄心壯志,就連細雨樓頭、縈損柔腸的簫聲,他也覺得那是一種憂愁的秀美,而不是一種淒涼。
  
不料天意弄人,葉孟秋此次一手文章做得四平八穩,卻被考官指位偏題之目。他本是真才實學之輩,心中只道考官自身才學甚低,不料後聽同鄉士子言說,那考官之職本屬肥缺,若無朝堂臂助,再少金銀奉上,縱使管鮑之才亦無法取得半點功名。
  
人生中有時便是如此,無意之中一轉頭、一句話都可能造成極大改變,刻意求知,反而不見得如願以償。葉孟秋聞言大笑返程,歸家之後便棄了葉家三代以來求取功名的心思,將早已荒廢的葉家法、冶之術重頭拾起。他多年心結一去,進境之速一日千里。周長安三年,葉孟秋離家闖蕩江湖,短短兩載,他以掌中佩硬生生闖下“江南大俠”的名頭來,大唐神龍元年(西元705年),他又在杭州西子湖畔大興土木,建造了如今名動天下的藏劍山莊。
  
景龍三年二月初二(西元709年)青龍節,葉孟秋發下藏劍貼,以精心煉製寶為酬,舉辦首次名大會,而此日也正是霸刀山莊例行揚刀大會之日,霸刀山莊乃百年名門,藏劍此舉,其時江湖中人看來不啻以卵擊石。
  
但正所謂「勝敗豈無憑,興亡誰人知」,世事向來叵測難料,當年霸刀山莊竟然沒有名刀問世,而葉家乃是江南鑄世家,藏劍山莊所出之“禦神”卻是莊主葉孟秋親手操刀,經多道繁雜工藝,歷時五年精煉而成,甫一出世便被隱元會鑒定為天下一品,名列該年十大名器之一。是故該次名大會應者雲集,藏劍之名從此愈加顯赫,江湖中人事後再論此事,都道葉孟秋目光如炬,慧眼一利如斯!
  
其後每隔十年,藏劍山莊皆要舉辦名之會,三十餘年以來,「禦神」、「正陽」、「碎星」、「殘雪」、「流風」天下五一一現於江湖,每有名出世,必在江湖上掀起軒然大波。
  
少年子弟江湖老,第二次名大會之後,葉孟秋年齡漸長,逐漸隱退,江湖之上,從此少有人見到這位當年叱吒風雲的名俠。
  

葉英

所屬勢力:藏劍山莊
地位職位:藏劍山莊大莊主
  
簡單介紹
葉英乃葉孟秋長子,他二十餘歲便得其父放心交予藏劍山莊,第三次藏劍大會以掌中獨鬥明教法王,令藏劍聲明愈加顯赫。
  
葉孟秋苦心孤詣耗費二十五年光陰創下藏劍如許廣大家業,他年近五旬之時,因早年勞碌深感力不從心,但他既有膝下兩子,葉英和葉暉,便對守成之事不再煩惱。
  
葉英自幼沉默少言,開元元年(西元713年),葉英初學葉家四季法之時,木訥已極,葉孟秋傳完一套式之後,葉英往往用不全一招,即使用出也是完全不成章法,次子葉暉又天生不喜習,此事實令葉孟秋懊惱無比。長子承位本是天經地義,葉孟秋只覺藏劍山莊後繼無人,以自己如此天資才華,怎生出如此笨拙的兒子來,他大怒之下往往無法自持,對葉英時常責駡,惱怒之下禁食罰跪是平常之事,葉暉看在眼中,心覺不忍,每每私下將食水送與被罰的大哥。
  
但最奇之事,卻是葉英逆來順受,從不曾回嘴。他凡事不向人言,整日所思之事誰也不知,葉暉送來食水,他拿來便吃,面上一絲委屈也不曾顯露,相形之下,葉暉時時為大哥擔驚受怕,卻似每日遭罪的是他一般。
  
歲月荏苒,葉英獨居塚,每日手中持,只是靜觀寒暑枯榮,卻從來不曾施展一式,開元七年(西元719年),藏劍山莊舉辦第二次名大會,公孫大娘作為上屆得主做客簫音閣。她閑來漫步,路遇抱觀花的葉英,次日閒談間便有言對葉孟秋道:「葉氏一脈,果然人材輩出,先有莊主大才,興盛藏劍,昨日偶觀令公子進境,已達道境界,實乃後生可畏!」,葉孟秋聞言驚喜莫名,原來葉英八歲習那年,葉孟秋施展之武技,他已然刹那間記下,並于心中思量,正因葉英心思太快,父親要他發招,他運之時一刺出,敵手反擊,己身如何應對之術盡數想到,他初學術所學本少,但心思所達卻正合道至理。此後他獨居塚,六載時光,卻是盡數放在上了。時座中尚有他人在側,葉大公子技得公孫大娘盛讚之事頗在江湖之上流傳了一段時日,不過其後數年年,葉英從未在江湖上顯露聲名,直到開元十六年(西元729年),待第三次名大會上,葉英戰敗明教法王,眾人才知這青年法之高,早已卓成大家。
  
楓華穀之戰後,葉英深感天下風雲變幻,再非藏劍手中實力所能掌控,為求不為亂世激流波及,決意閉關領悟無上心,以增藏劍自保之力。
  
唐開元二十四年(西元736年),葉英閉關修,出關之時,卻已雙目已盲……
  

葉暉

所屬勢力:藏劍山莊
地位職位:藏劍山莊二莊主
  
簡單介紹
藏劍山莊二莊主葉暉,雖然同樣出身于俠世家,但對於習武並沒有濃厚的興趣。對他來說,與其象大哥葉英那樣每日抱枯坐,或象三弟葉煒那樣四處惹事生非,遠不如他盤點莊內人事財物,日進日出來得悠閒自在。
  
葉暉做事有條有理、嚴謹異常。他對於與人爭鬥、打打殺殺並沒有什麼興趣,但當年葉英被誤解之時,他背負重責,便勉強自己修習術,待到葉英成為公認的道天才,葉孟秋後繼有人,葉暉便欣然棄武,從此少有碰之時。
  
藏劍山莊之內,葉英時常閉關練、葉煒喜好四處挑戰、葉蒙心思粗豪、葉凡浪蕩江湖、葉婧衣天生柔弱,他們皆是不喜瑣碎事務之人。
  
正因有葉暉心思縝密,且長於打理家業,藏劍山莊才如此蒸蒸日上。
  
葉家兄弟大多並不囿于禮法,處事自如,唯有葉暉,對正統極為注重。他本與七秀曲雲相戀,在得知曲雲之母為邪派五毒教教主魔刹羅之後,猶豫難絕,閉門不見曲雲,終令佳人心灰意冷,棄他而去,此事在葉暉心中,實為憾事。

葉煒

所屬勢力:藏劍山莊
地位職位:藏劍山莊三莊主
  
簡單介紹
葉煒是葉家五兄弟裡的老三,他開始漸漸曉事時,大哥葉英整天塚獨坐,二哥葉暉從小精於算計,從不同他一起玩樂。
  
葉家上下,多是天賦過人之輩,葉煒也是如此,他從小好,葉煒性情跳脫歡快,葉家四季法中同樣一套勢,葉英與葉煒使來,卻是風格迥異,絕然不同。
  
葉家家傳鑄之術,最令葉煒厭煩,他雖對父親葉孟秋鑄造贈與的無雙珍愛異常,但葉家鑄廬,洗池,葉煒卻從未去過一次。
  
他每覺術略有突破,便去尋兩個哥哥比試,葉暉心不在焉,自是屢屢敗北,葉英觀三弟持木前來挑戰,仰首望樹,沉默不語,葉煒本是很能自得其樂之人,兩個哥哥不理他,他也不覺無聊,只是每日習,以為自己技遲早將為葉家二代第一人。
  
他稍大之後,便覺不滿,藏劍術自是精妙,但他最是好動,外出遊歷看到天下各派技紛繁各異,皆有獨到之處,不免見獵心喜,是以但有機會,便會糾纏遠來之客,教授兩手技。
  
待到年齡更長,葉孟秋叮囑幾個兒子習家傳鑄之術,更讓他倍覺無聊,為此數度受責卻全然不曾放在心上。他只覺假以時日,五湖豪傑,四海遊俠,盡皆要折服在自己一對無雙下。
  
葉煒時時關注武林傳聞,每逢江湖之上又有俠少俠女揚名于斯,他便會提著自己的無雙前去挑戰,不過年餘,「江南蝶衣」練溪河、「蜀中瘦鶴」劉溫、「孤影」於無翼等少年英雄次第敗在葉煒手中。
  
葉煒與人比,定會下帖相邀,但卻從不理會其人願意與否,探聽得到對手所在便持前往,道左相逢,二話不說,便拔相向。
  
開元十三年(西元725年),江南少年俠士齊集江南名樓“煙香樓”,評選南國風頭最盛的五傑,席間杯酒正酣,葉煒提登樓,冷笑道:「沒有『無雙』應允,誰敢妄稱俊傑」,眾人勃然大怒,群起而攻,葉煒雙變幻,「浮萍萬里」身法展動,無人觸其衣角。他避強擊弱,逐個擊破,盡敗群豪,煙香樓此役轟動江南,盡人皆知。葉煒術繁雜,人所難測,「無雙」之名,也從此為南方武林所知。
  
開元十五年(西元727年),藏劍山莊大敵來犯,敵手太強,葉孟秋命藏劍七子出「驚鴻掠影」陣對敵,葉煒蹲坐牆頭,看陣之內各人招式皆是自己習練過之術,那陣勢施展緩慢,來去脈絡卓然可循,他只覺這陣聽老爹對大哥吹得如何厲害,卻也不過如此,轉眼間定可破去。
  
他想到這裡,雙手緊握腰畔無雙,飄然直入,便已闖入陣中,要出手助七子退敵,誰知那陣看似遲滯無比,實則暗藏殺機,那大敵早已被困得左支右絀,一網成擒只是遲早之事,葉煒闖入卻令他大喜過往,他施展李代桃僵之技,令得陣齊為葉煒牽動,自己卻逃出陣去。「驚鴻掠影」陣發若驚鴻,天衣無縫,藏劍七子本是初演此陣不久,收發自是無法自在由人,收招不及,葉煒大駭之下,連擋七,卻終是為氣所傷。
  
葉煒全身經脈皆為氣所毀,葉孟秋功力雖強,卻還無法立時為他通經過脈,待時日一久,更是無藥可醫,葉煒初時手無縛雞之力,行走之時踉蹌無依,便是穿衣吃飯也要旁人伺候,他那樣的性情,又如何受得了這等情境,待時日漸長,力氣恢復,一身內功卻是再也找不回了。他每日默坐房中,想些什麼,從來也不與他人言說。
  
兩年後的四月十九,葉煒離藏劍
陽春三月,江南草長,柳夕便在這時到了西湖,她生在北國,那裡方經霜雪,貂裘未去,她初來江南盛境,看這西湖水波瀲灩,湖上遊船點點,孤帆處處,遠處山色空蒙。行在堤上,不免心醉神馳,疑似世外仙境。
  
她想起那個張狂的年輕人,那年三哥聽家中長輩說起家中近來境況,憤然帶她遠來藏劍,卻敗在葉煒無雙下。
  
葉煒張揚狂放,自命不凡,比得勝便囂張跋扈,全沒半點好處,柳家的許多少年都要遠較他安淡恬靜。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開懷大笑的時候,臉上兩個淺淺的酒窩,自己終是忘不掉……
  
她返家之後便提起過那個用雙的年輕人,但家裡人都不喜歡他,他出身江南藏劍,這些年藏劍將霸刀壓得狠了,自是不會討人喜歡,但她終於還是找了來,北國女子敢作敢為,她這次遠來西湖,縱是只見一面,心中也安樂了。
  
藏劍莊院很大,她找了去,他此時卻不在藏劍,出來待客的是個和和氣氣的人,那是他的二哥葉暉。她並不是個魯鈍女子,自是能從這個和氣的人有禮的語氣中聽出一絲冷淡,誰讓她出身霸刀山莊呢?
  
她湖畔緩行,這裡便是他長大的地方麼,她聽那些遊春女子的娥娜軟語,南人語音柔順動聽,卻是不易聽得懂,方才那賣蓮子婦人便笑著對她說個不停,她卻是多半不明白的,她剝開一粒,味道甚苦,柳夕秀眉微蹙,不知為何有人喜愛這般苦澀滋味。

葉煒落魄立於西子湖邊,他身遭桃柳夾岸,綠樹成陰,遠望山巒處處,青黛含翠。
腰畔空蕩蕩的,他看著無雙沉入水中,疏忽不見。
他呢?沒有了無雙,還會不會有笑傲江湖的葉三少?
呢?會不會寂寞?
葉煒鳳目眯成一線,目光投入湖中,看到深處,便如無底深潭,幽暗無際。
他從來都是個除卻手中雙,便什麼也沒有了的人。

有人知道狷狂不羈的葉三少每天會在練上花費多少工夫麼?天賦他自然是有的,但那些一一敗在自己手上的名門弟子,哪個又是蠢笨之人了,他雙獨傲,靠的本就是三冬抱雪,六夏迎陽的十載苦修。
  
葉家沒人知道,十年習,每逢深夜,他皆是抱獨眠的。
江湖中人只知葉三少出身名門,天賦異稟,又有幾個曉得無限風光,本為險峰獨有。
  
當盛神針告知他傷重難愈,他便看到葉英眼中閃過的深切悲哀,他們本是一樣的人,舍之外,別無他物,是以他離莊之時,大哥才沒有攔阻他,沒有了,他們選擇的道路本就會是一樣的,再不會有半點區分,葉煒不再猶豫,縱身投入湖中……
  
葉煒醒來之際,便在柳夕盤下的客棧之中,他衣衫乾爽,顯然已是換過,眼前女子柳眉杏眼,似曾相識,自己竟是被人救下了……
  
他將無雙拋入湖中。「無雙」,一長一短,紅纓相系,她記得他的,更記得他的人,他雖然愁眉深鎖,形容蕭索,但柳夕還是一眼便將他認了出來。
  
她看著葉煒拋入湖,看著他縱深投湖,駭異之極,但柳家女子俐落果決,她重金懸賞,當即應者雲集,便有數人跳入湖中,將葉煒救了回來。
  
她也許不是個最瞭解自己的人,但那般毫無疑慮,一心相隨的女子,今生也不會再有第二個……
葉煒每每念及妻子柳夕,都會想起當年她們是如何相識,她是個奇異的女子,外柔內剛,乾淨爽利。那是一眼看上去便讓人精神為之一振的女子,究竟是有多少次自己要放棄了,還是被她柔和堅定的話語勸住,全心修煉。
  
開元十九年(西元731年),藏劍葉三少與霸刀柳夕相逢於西子湖畔,結下患難深情,葉煒雖早成廢人,柳夕仍不顧家人反對,決意生死相隨。
  
柳夕勸顧勉勵之下,葉煒重整心意,徐圖恢復武技之法。
開元二十一年(西元733年),柳夕誕下一女葉琦菲。
開元二十四年(西元736),葉煒領悟寂
開元二十四年(西元736),葉煒攜妻女返家,柳夕卻因出身遭受葉孟秋冷遇,葉孟秋堅拒葉煒帶柳家母女入住藏劍山莊,葉煒無奈之下,苦笑離去,全家只得迤邐千里,前來霸刀山莊。
  
柳文虎眼見柳夕身子羸弱,面容消瘦,再經詳問,這才得知柳夕自嫁與葉煒之後,卻是從來未曾過什麼安心日子,只住在街頭借住的小屋之中,到得最後,已然生子,卻是未曾得進藏劍山莊一步,柳文虎眼見當年那個水靈美貌的妹子如今剛過雙十,卻已華髮漸升,這幾年受藏劍冷言冷語,不知折了多少壽算,一肚怨氣全然發作到身旁葉煒身上。他心傷妹子受辱藏劍,大怒之下,言語之中自是沒有什麼好話,便將藏劍自老莊主葉孟秋到護院打雜之輩痛駡了個便,拔刀要與葉煒決個生死。葉煒本非善於隱忍之人,不得藏劍家人所諒之時也從未求懇過半句,本已負氣良久,現到霸刀後又遭柳文虎如此辱駡,他那樣的性子,又怎能再忍得住。
  
柳文虎與葉煒含怒出手,這一戰已然關係藏劍霸刀兩家聲名,兩人自是不肯退讓。交手之中,意氣更激,幾個回合之後,用的竟然都是殺人取命的招式。
  
柳夕眼見夫君與二哥拔弩張,已是生死立見之局,她別無他法,慘然引刀自盡。
葉煒大痛,刹那間滿頭黑髮皆白,他與柳文虎皆心痛柳夕之死,悲憤交加之際全力出手,只覺此人不死,自己實難傾斜心中憤怒!葉煒大戰柳文虎,雙雙重傷,此事終為藏劍所知,這才有葉蒙大鬧霸刀之事。
  
葉煒為柳五爺以絕世功力打通全身經脈,半月之後傷癒,回返藏劍,隱居藏劍梅莊,從此閉門,不見外客。
  
葉煒當年一心恢復技,心思半點也不曾放在妻子身上,後每每念及柳夕溫婉殷勤之態,不覺悔恨得無以復加。柳夕死前,念念不忘之事終是兩家恩怨,葉煒深思良久時日,終於還是決定放下私怨,成全妻子心意,從此多方設法尋求化解藏劍霸刀恩怨之道。
  

葉蒙

所屬勢力:藏劍山莊
地位職位:藏劍山莊四莊主
  
簡單介紹
葉蒙是藏劍五位莊主中最為和善之人,葉英冷僻、葉煒跳脫、葉凡驕傲,就連一向低調的二莊主葉暉,在莊中弟子面前也頗有威嚴。唯有葉蒙,他對待任何人都是一樣寬厚仁和。葉凡、葉婧年幼之時若有犯錯,多由葉蒙說情維護。莊中弟子若有為難之事,多半也會請求四莊主幫忙,藏劍上下皆知,四莊主雖然身材雄壯威猛,但卻是莊中最好說話之人。
  
葉蒙好酒,居所之內擺滿塞北江南的名貴酒品,他卻也最是沾不得這杯中之物,葉蒙每逢酒醉之時,每每狂性大發,是以葉蒙返回居所獨飲之時,藏劍眾人往往對他避之則吉。
  
葉蒙和善可親,唯有一事他最為看重,那便是身邊之親人。旁人待他態度如何,他多是全不在意,但若有人傷害到葉蒙兄弟姐妹,他定然不依。
  
開元二十四年(西元736年),藏劍五俠老三葉煒與霸刀山莊柳文虎決鬥重傷,葉蒙暴怒之下,不顧大哥葉英阻攔,提獨闖霸刀山莊要人,莊中人阻擋葉蒙,卻被他一路闖入霸刀,霸刀弟子皆不是敵手,如此終於驚動霸刀山莊莊主柳驚濤。柳驚濤當時武功高出葉蒙甚多,他勸葉蒙退去不果,於是刀傷葉蒙,讓他知難而退,不料葉蒙性子發了再也收不住,雖然明知不敵,卻是死戰不退!柳驚濤也正值年少氣盛之年,便一刀刀割在葉蒙身上,偏要讓他退去方罷。
  
此役,葉蒙周身傷口三百餘處,最後血流過多昏厥過去,方才被霸刀送回藏劍。從此,「血麒麟」葉蒙勇悍重情之名,天下皆知。

葉凡

所屬勢力:藏劍山莊
地位職位:藏劍山莊五莊主

簡單介紹
「天山雪域一別九年,師傅,不知你一向可好」。天高月明,雲淡風輕,葉凡輕撫葬月柄上錯雜的紋路,心中喃喃自語,這柄是那年師傅贈給他的。
  
月光透過頭頂竹笠的縫隙照在他的臉上,一明一暗,白如美玉,黯影輕柔,這是怎樣一個秀美的男子,天山絕頂,數年磨礪,未曾在他眉宇間增添半點風霜,只讓他更加飄逸飛揚。那兩道薄刀似的眉毛一起一伏間,都有著言說不盡的俊俏。他是江湖中無數少女的心中佳偶,他是濁世之中笑傲紅塵的翩翩公子,他曾是藏劍的五少爺。江湖傳說,絕沒有女子能夠抵擋葉凡的微微一笑,也絕沒有哪個少俠能抵擋葉五少手中葬月一
  
她伸手摸了摸葉凡秀美的眉毛,盯在那張完美無缺的臉上「這張臉,究竟讓多少女子在夢中哭泣過呢?不過,天下女子都知他是如何俊俏風流,可是只有我知道,他的心懷,是多麼美好!」在唐小婉心裡,眼前這個俊俏挺拔的男子依然是十三年前那個為了自己一句話毅然遠走天山,飄萍萬里,倔強的小男孩兒,所以當她聽他那天猶豫著說:「小婉,跟我走吧」,她便絕然舍了唐家堡,棄了父親的重命,沒有半點猶豫。唐小婉想到他們初見的樣子,不覺拿手比了一比,輕聲說:「那時候,你這麼高,我這麼高……」
  
唐小婉與葉凡的初遇,是個偶然。他們一個出身西湖藏劍,一個身居川中唐門,即使相遇,也應是江湖俠少俠女的琴相交,而非青梅竹馬。然而世上之事,便是有著那麼多的偶然。
  
葉凡出身江南藏劍山莊,兄弟之中排行第五,他與前面四個哥哥年紀相差甚大,自然多受眾人呵護。開元十七年(西元729年),藏劍山莊第三次名大會之際,葉凡八齡,他與天生比得勝,卻未曾得到四季譜,葉凡賭氣離家。他初時心中氣惱,只想離家遠遠的便好,不料漸行漸遠,待到心中略有悔意想返家之時,卻早已記不得來時路途。他無法可想,沿街而睡,旁人見他玉雪可愛,便有人送食水與他。不過兩日,路有拐賣孩童之人,見他衣著華美,粉妝玉琢,這等貨物自來最得豪富之家喜愛,遂上前搭訕,寥寥數語便以送其返家之名將葉凡騙走。葉凡懵懂無知之下,卻是被人販子一路帶道西南巴蜀一帶,賣與當地一個退下的官吏。那官吏老來得子,張燈結綵將葉凡迎來,但葉凡年紀雖幼,卻能辨別此地並非己家,當下已知上當。他心思靈巧,並不如平常孩童般苦惱,當日柔順聽話,卻在夜裡翻窗出戶遠遁了。蜀地與江南遠隔數千里,他在藏劍長大,怎知家在何處。葉凡聰慧伶俐,沿街乞求些稀粥殘湯,卻是不學便會。
  
唯獨一事卻是他未曾料到:中唐之時,天下乞丐多屬丐幫所屬,巴蜀一帶自然也不例外。葉凡走家過戶,錢財過手,他生得個金童之貌,討起飯來自然占了天大的便宜,卻是不知暗地裡早已搶了多少乞丐的飯碗。終有一日被三兩小丐圍住,脅迫之下,葉凡倔強,卻是不願加入丐幫,被打得口齒流血,顏面青腫,不知吃了多少老拳。當日他每走一家皆有小丐擋門,如此兩日,滴水不盡,六月初七又逢天降大雨,他脾氣雖大,身子卻再也挨不住,神志也漸渾沌了。
  
卻道葉凡不支倒地之所在,正是唐家堡地界。唐家堡傳堡百年,威震巴蜀,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唐門所在之地。當日雨後,唐門有名的小霸王唐無樂帶妹妹小婉出來遛他的大黃,大黃乃唐門中人遠從吐蕃帶回的兇惡獒犬,獅頭虎身,性情兇猛,百米之內疾馳之速可超虎豹。唐無樂自得此狗後喜不自勝,每日帶它四出尋事,他本乃無事生非之人,這時見路旁臥倒一童,偏又比自詡唐門面貌稱最的唐無樂俊秀幾分,他大為惱怒,遂縱狗上前撕咬。葉凡被咬傷數處,傷上加傷,本有性命之憂,幸而唐小婉從旁勸說,後又將他帶入唐門妥善醫治,方才僥倖得脫。
  
葉凡此役昏迷數日,全得唐小婉看護,得知葉凡經歷之後,又求得管家為其安排莊中雜務,葉凡就此在唐家堡一留經年。開元十九年(西元731年)一月十一,唐小婉患病臥床兩日,看似甚重,兩人年幼,以為小婉終將不治。時天氣漸涼,葉凡靜坐窗畔,眼見小婉形容憔悴,不覺難過,待到小婉說道她自小生在南國,只見雨打芭蕉、風臨琵琶,卻從未曾見過北國千里沃雪,葉凡決意將之取來,讓她得償所願。
  
葉凡生於蘇杭,對霜雪之事與唐小婉一樣未曾見過,只知越向北行,便會離所尋之物更近一步。川蜀本乃四季炎熱之地,從此出行若想至極寒之地,絕非數日之功。葉凡走了幾日,終未得見此物。他是天生固執之人,床前一諾絕不會改。
  
西域天山之巔,自古冰封四季,人跡罕至,但那些霜雪難侵的高手卻不在此例。王遺風旅居各地皆有安生之所,他在這裡的居處便喚作小西天,那是個四面環山的深谷,谷底四季常青,王遺風從全國搜羅奇異花木栽種其中,從谷中向上不久便為雪所封,“雪魔”王遺風《凝雪功》便多於此處修煉。
  
六月十四那日,天降大雪,王遺風出谷散心,東風吹雪,拂面撲來,他心中格外清靜,這雪花潔白剔透,未落於地便不會被俗士侵染,乃是他最愛之物。他極目遠眺,卻見漫天風雪之中正有個瘦小的影子。他看著那衣衫敝履的小孩兒一身白衣,在風雪中掙扎,嬌嫩的小臉早已凍得泛青,一雙手通紅冰冷,卻仍捧著一大團以外衣仔細包好的碎雪,一步一頓。他看那孩子的雙曈明朗如星,落魄前行,雖前路艱難,卻從未有過半點屈從,一如自己當年,那是多麼久遠的事情了啊……
  
王遺風舉步跟了下去,他要看這孩子究竟要作些什麼。
  
那小孩兒便是從蜀中一路尋雪而來的葉家五少了。他人小力弱,途中多走岔路,沿途本有數處皆有雪降,但或為他無緣錯過,或為險地所擋,竟讓他逕自跑倒天山來了。
  
葉凡第一次見的雪,便是天山的雪了。
李白詩雲:「五月天山雪,無花只有寒,笛中聞折柳,春意未曾看。」
天山雪景,向稱一絕,葉凡到時,天近黃昏,夕陽鋪在白雪之上,著實可令從未曾領略過北國風貌的葉凡目眩神迷。他半年來的辛苦全都拋到九霄雲外,只道今日便可踏上歸途了。
  
他以手捧雪,便向來路去,卻不料雪散冰融,本是天地至理,他生於南國,全然不知,只覺手上冰冷,不多時雪化為水,手中之物愈來愈少,終俱從指間流了出去。他生性聰敏,下次便以衣物裹之,隔絕了掌中熱量,但日出之後天氣漸熱,衣中之雪終會化去,這次卻連衣物也一起浸濕。
  
王遺風漫步在後,看那小兒朝來夕去,不知要將這積雪帶到哪裡去,卻是如此執著不舍,他本以為小兒習性,知其艱難定然早早放棄,不料葉凡卻是個生性固執之人,他從早到晚,用了數法,皆是不成,便取出乾糧吃了,跑到山腳溫暖之處夜宿,次日清晨竟然又來。王遺風終是動了好奇之心,於是上前相問,方才得知兩人之事。
  
王遺風聽得葉凡敘述小婉所居之處風貌,便大略可知那多半是蜀中唐家堡,他想見這小兒究竟能做到何等地步,便帶葉凡同回小西天,將紅塵一脈的不傳密法《凝雪功》傳予了他。
  
當時王遺風拾地下積雪,掌中霧氣生騰,葉凡只見那大團積雪在這瀟灑的中年人手中漸漸通透明晰,漸成水汽,天空中朵朵雪花落入,墜落之勢漸緩,終於停在其中,那水汽轉瞬凝結成冰花一朵,便將那片片飛雪凝固於內,從外望去雪花飄然之勢不去,卻似下一刻便要落下一般。他捧雪南歸,只能得其形體,王遺風此術卻是形神兩備,讓葉凡難不動心。
  
葉凡遂從王遺風修習紅塵一脈心法武技,王遺風生具異稟,難得葉凡也是材質甚佳,每日聽王遺風講解武學技法,百家精義,日子過得豐裕充實。但年餘之後,小婉音訊不知,他心意煩亂,王遺風見他如此,便決意代他南國一行,探看小婉如今情形。王遺風于葉凡無計可施之際施加援手,葉凡心中,王遺風實乃天下最可信賴尊敬之人。
  
王遺風唐家堡一游之後,唐小婉小痛無虞早已醫好,以他為人對唐小婉自不在意,他也不多加停留,逕自北歸,途經自貢,卻遭遇生平最為慘痛之事。他心傷難過,葉凡之事便被放置腦後,此後王遺風屠自貢城,惡名傳遍江湖,江湖人士群起攻之,他在江湖上漂泊半年,厭倦之後方才加入惡人谷中。唐開元二十年(西元730年)惡人谷之戰,王遺風率眾惡人盡退來敵,被谷中惡人視為首領,從此無人敢輕犯惡人谷
  
歲月輪轉,王遺風不想對人提及當年之事,然正所謂:「君是南山遺愛守,我為外思歸客」。王遺風終身不幸,卻對這個與自己同困西域的唯一傳人在意異常,常到小西天暗中觀望,葉凡久等王遺風不歸,初時百般焦急,但小西天四面險峻,他武技修習未精,卻也無法出谷。他本是毅力堅定之輩,否則也不會以童稚之齡萬里迤邐,於是定下心來,夜間習武練,白日作畫觀棋,將王遺風室內著作盡皆習練。王遺風見葉凡如此鎮靜,也便自由他去,只是將他早年仗之馳騁天下之葬月遺於谷中,贈與葉凡。
  
葉凡小西天中習藝九年,技藝一成,飄然出穀,九年來他不知在心中想過多少次,當年那個小姑娘,自己走後會怎樣,是早已故去多年,只留青塚一堆,黃土一抷;還是早已嫁作人婦,將自己忘得一乾二淨;自己傳藝之師為何一去不歸,是否遭遇不幸。
  
他重回中原,初時卻並不歸家,只是前往西南尋找當年小婉居所,但孩童所記之事,遺忘甚多,畢竟時日已久,記憶模糊,葉凡無法確知地域,終是難以找到,想到昔日種種,更是難免悵然歎惋。
  
天寶二年(西元743年)葉凡重返藏劍,葉家全家上下一片歡騰,葉大小姐去年離家,藏劍弟子遍尋江湖不得,念及她身患之症,不免心下忐忑,此時五少爺一去十一載,安然歸來,風神俊郎,才華出眾,實乃藏劍大喜之事,此事也是當年江湖人俱都津津樂道之事。
  
葉凡心中最為惦念之人,便是小妹、小婉和王遺風。他離家多年,卻是不知小妹容貌;小婉之事被他視為內心隱秘,不便言說,但王遺風這等風範,想來必是江湖之中知名人物。他四處打探,只說師傅喜著白衣,儒雅風流,智深若海,才比天高,寬厚仁慈,幽默風趣,但這些都是王遺風僅在葉凡面前方會表露之面。且他心中先入為主,王遺風在葉凡眼中無事不好,旁人怎能得知,只答他這等高士世間少有,我卻未曾見過云云;或有善思者,念及世間超卓風雅人物,不知可是萬花主人,或為長歌高士,葉凡依言一一尋訪,卻都失望而歸。他四出尋師,本無他意,卻不免有眾多紅顏少女對他情深一往,苦心追尋,幾年來,藏劍以精金所鑄造的門檻險些被說媒之人踏破,葉凡心中卻只有小婉一個,雖對尋情女子來者不拒,但只要確定其並非當年女孩兒,便另尋他處。天寶年間,葉凡時常出入長歌七秀萬花五毒等女弟子甚多之門派,他與文人雅士潑墨揮毫,揮吟詩,與少女貴婦撫琴做歌,長袖起舞,漸得「放浪公子」之名。他經歷坎坷,對於自己的人生目卻迷惑,認為名大會這等爭奪武功上的第一是無意之事,旁人只道他遊戲風塵,卻不知他只是苦心孤詣而已。
  
天寶四年,葉凡應長歌所交之友人唐無言之邀赴唐門做客,巧遇已與霸刀訂婚的唐小婉,求婚不允,遂帶其私奔,引得唐門霸刀群起追殺。
  

葉婧衣

所屬勢力藏劍山莊
地位職位藏劍山莊大小姐、紅衣教聖女
  
簡單介紹
藏劍山莊的各個屋頂,那裡是葉婧衣最常去的地方。
她喜歡坐在高處,仰首看雲。
藏劍有個洗心堂,五湖四海的豪傑來到藏劍山莊,葉家幾莊主都會在那裡會客,當然,不會有葉婧衣,那裡是葉家男子議事之處,她是葉家上下疼愛有加的大小姐,但那裡是她禁足的地方。
  
葉婧衣冰肌玉骨,膚清盛雪,乍看宛如玉雕一般,女子見到她多回欽慕有之、嫉妒有之。但婧衣不喜歡,任何人若然患有三陰逆脈都不會歡喜,那是連醫聖也要束手無策的天絕之脈。
  
葉婧衣就在這藏劍的大莊院裡度過了十六年的歲月,她的活動範圍被嚴格限制在莊院附近,她的父親和哥哥們太愛護她,不敢放她走開過遠。
  
盛大夫隔月為她孤針度脈之時,她都會呆呆看著那一根根尺許長的細軟金針慢慢刺入她白皙透明的脈絡中,冷冰冰的,但那便是決定她在這世上能否再多留上兩月的事物。她畢竟還是個幸運的人,婧衣常常這樣想,若非生在藏劍這樣的大家,怎能請到「聖手孤針」盛長風常年醫病;她每日吃那些名貴丹藥,又有什麼人家能供養得起;若非是她天生幸運,誰又能在這每隔兩月便要一度的針劫中安然度過了十六年。
  
哥哥們都待她很好,她一出生,氣便喘不過來,三個哥哥連夜出門,將萬花孫醫聖,長安盛神針,兩湖卓怯病盡皆請了來。葉婧衣有時會想,那個整天對別人冷冰冰的大哥葉英,那時是如何三日夜中連換七匹健馬,才請到醫聖,留住了她一條命。不過,對旁人不假言辭的大哥葉英,對她從來都是和善的,連從來飛揚跳脫的三哥葉煒在她面前也變得安靜了,葉蒙更是但凡無事之時便會來陪她。
  
她小時怕疼,每次在她過針之時,葉暉和葉煒便會想盡辦法哄她。她在葉家從來就沒受過一點委屈,但是這些她都不喜歡。四哥哥心裡從來藏不住事兒,每次面對她,他眼中的擔心和疼惜更讓她心裡整個兒糾成一團,漸漸的也開始為自己擔心起來。
  
她愈加懷念當年五哥葉凡還在的時候,五哥和她年齡相若,那時一樣不曉得她的病,從來不會替她擔心,他們一起為所欲為,嬉笑胡鬧,最是開心快樂。
  
不過那天正熱鬧的時候,五哥也走了,再也沒回來,把她一個人扔在了這院子裡。她喜歡在幾個哥哥正忙的時候,從屋頂跳下去給他們添些亂子,她想讓人知道,她不只是個沒用的小姐,她聽著三哥四哥講些江湖上的風起雲落,波譎雲詭,暢想那些豪傑意氣,名俠風流。
  
她常會想,如果沒有這弱不勝衣的身子,如今的四海之內,五湖之上,會不會也多了個巾幗俠女,傲世紅顏;會不會有哪天,英雄俠女相逢于江湖,從此兒女情長,英雄氣短;他們後來若是有了個孩兒,他多半會教養孩兒術武藝吧,她便會給那孩子縫些漂亮的衣服,卻不知那會是個男孩兒還是女孩兒,像誰更多些……葉婧衣每次想到出神,一驚夢醒,眼角卻有些微微濕潤,她仰頭看那濤生雲滅,赫然是個晴天。
  
天寶三年二月十五(西元744年)夜。
葉婧衣吃過團圓飯,便來看月亮,她躺在屋子上,眼前眾星生輝,身下笑聲喧嚷,她抱攏雙臂,悵然環顧,莊院之外萬家歡樂,可是那裡她從未去過,她忽然間很害怕。
  
明年的月圓之夜,她還會快樂地在這世間麼?
江湖廣大,可是除了幾個哥哥,會有人記得有她這樣一個女孩兒麼,生於藏劍,死於藏劍麼?
  
藏劍山莊燈火明滅,卻全然掩不住葉婧衣周身的徹骨寒意,她的餘生還要這般度過麼?她不想。她一向是個努力的女孩兒,葉家的四季,她看哥哥們練,早就會了,只是沒有力氣使,她的浮萍萬里輕功卻絕不會比誰差些,只是這些,她終老藏劍,哥哥們都不知道,又有誰會知道呢?她想到此處,忽又驚醒,早已淚濕衣襟,那夜,她終於作了個早已藏在心底多時的決定。
  
夜風從葉婧衣的發間拂過,她卓立屋頂,手中有她的長生,那是大哥親手鑄的,她雖不能用,葉英卻給了她一把天下英雄皆羨的神兵;身上背著的行囊包裹,那裡有她的銀錢藥物和葉煒從前給他的防身之物,她笑著,看了一眼藏劍山莊,她今夜將要離開這裡,若是上天待她仁厚,她遲早會再度回到此間。
  
昨夜歡樂方過,杯酒未幹,藏劍弟子還在酣夢之中,她自屋頂振衣而起,飄然遠去,緩緩落入晨曦的黑暗之中,那是葉家的浮萍萬里身法,葉大小姐果然用的絲毫不差。

她在這裡被關了一十六年,可她心中天高地闊,自成江湖,小小的籠子關不住她,此去天涯路遠,生死天命,她卻要好好看看這個人間。
  
葉婧衣一葉輕舟,沿江直下,過潤州、江寧、和州、宣州,這一路看遍江南風物,多情景致,街巷閑聞,那些都是她從前不曾聽過、見過的。她在小舟之上載沉載浮之時,時常想到若是幾個哥哥都在,一同揚帆江上,指點天下,那是何等快意。可惜若是他們知道了,絕不會任自己安然離去,說不得,只得待歸去之時再求四哥多多說情了,葉婧衣想到此處,心下雀躍不已,回去之後,她定要向家中上下講述大小姐如何闖蕩江湖,然而離家愈久,她精神便愈見不支。
  
這日已近黃山左近,葉婧衣曾聽得家人談及黃山雲海、松林種種風情,是以雖是心力交瘁,仍要一游黃山,再行返家。
  
黃山七十二峰,峰峰相連,漫無邊際,如眾星捧月一般將「蓮花峰」、「天都峰」、「光明頂」圍繞其間,山中珍奇草木多有,上品茶種甚多,尤以「茶女紅」名馳天下,傳聞乃是採茶姑娘定情信物。
  
黃山三大主峰,以蓮花峰為最高峰,但卻以天都峰最為險絕,葉婧衣登的便是古稱「群仙所都」的天都峰。葉婧衣晨間早起,一路登山,沿途山亭獨處,看巨松挺拔、怪石嶙峋,山路雖險,她卻自得其趣。初時走走停停,看山花爛漫,中途多有遊人相伴,西望蓮花峰,北對光明頂,卻也不甚寂寞。卻不知若然知曉黃山一遊將會讓她遇到一生鍾情之人,卻也令她從此數年陷身囹圄,葉婧衣還會不會舉步登山……
  
葉婧衣陷身囹圄,衛棲梧輾轉江湖,執意相尋。


* 回應此條目
請先登入~